火狐直播中心供氧系统厂家
火狐直播App电话:186-2808-6789

航空总医院取消门诊输液一年后:且行且收效

发布时间:2022-09-23 04:28:10 来源:火狐直播App 作者:火狐体育在线

内容简介:  近日,卫计委公布的“53种无需输液的疾病清单”在网上热传,剑指药品尤其是抗生素滥用。面对在现实中早已被颠覆的“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的世界卫生组织用药原则,“全民输液的时代何时能终结,“吊瓶森林”的现状如何能改变”再次引起公众的热议。  2014年3月,航空总医院在北京各大医院中率先取消普通门诊输液,意在用制度规范医生医疗行为,用宣教破除百姓心中的输液误区。该规定施行一年来,医院未发生一起因未在门诊输液而延误患者治疗的病例,与之对应的是,有效减负的患者药费,持续减少的抗生素用量和不断提高的用药安全性。  2015年航空总医院...

  近日,卫计委公布的“53种无需输液的疾病清单”在网上热传,剑指药品尤其是抗生素滥用。面对在现实中早已被颠覆的“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的世界卫生组织用药原则,“全民输液的时代何时能终结,“吊瓶森林”的现状如何能改变”再次引起公众的热议。

  2014年3月,航空总医院在北京各大医院中率先取消普通门诊输液,意在用制度规范医生医疗行为,用宣教破除百姓心中的输液误区。该规定施行一年来,医院未发生一起因未在门诊输液而延误患者治疗的病例,与之对应的是,有效减负的患者药费,持续减少的抗生素用量和不断提高的用药安全性。

  2015年航空总医院工作主题为“质量安全年”,除了不断降低的医疗风险和持续提升的服务质量,取消门诊输液一周年还为医院带来哪些得与失?为此,记者再次走进航空总医院,盘点“点滴”江湖的进与退。

  “大夫,我不看病,您帮我开个输液就行了。”一位刚刚搬到医院附近居住的老人在内科门诊对大夫说。

  “没病您输液干什么,再说航空总医院也不随便输液啊。”没等医生开口,排在他后面的患者就着急地当起了医院“门诊不输液、无感染不输液”的宣传“义工”。通过一年来院内医生宣讲、手册传单发放、健康大讲堂讲解等多种手段的普及宣传,“航空总医院门诊不输液”这一规定在亚北地区几乎家喻户晓。

  在国内,坊间一直流传着“一年输两次液就能疏通血管”的说法,每到春秋换季,医生便常在门诊遇到这样主动要求输液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老年人。但航空总医院患者诉求中心的董老师告诉记者,自医院于2014年3月16日取消门诊输液至今,“吵着闹着要输液”的病人越来越少,截至2015年4月,患者诉求中心共接待此类主动要求输液的老年患者仅20余位。经过耐心讲解及劝阻,他们均对航空总医院“门诊医生(除儿科外)不得开具静脉用药处方,病情紧急的转急诊科治疗,急诊科医生根据患者病情审慎开具静脉输液”的做法表示理解,并最终全部放弃在院输液。

  上文提到的那位新近搬到附近居住的老人是三周前董老师接待的最后一位主动要求输液的患者。当时,已接受医生“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宣教的他走出诊室仍心有不甘,便按照医生介绍的“可以去投诉,欢迎来理论”的医院规定来到了患者诉求中心。董老师不仅耐心讲解了世卫组织用药原则和不合理用药的危害,还给老人算了一笔经济账:“您输液1天的花费够吃一个礼拜的口服药了,更别说您是想用输液‘保健’,把14天三四千元的点滴费花在蔬菜和营养品上既健康又便宜。”最终,老人笑呵呵地接受了董老师的建议,没有再输液。

  “在航空总医院,门诊医生不会随便让患者挂水,面对主动要求打点滴的病人我们也会耐心解释,积极劝导,新规初行的时候遇到我实在说服不了的患者,便会将他们带到医务部,由医务部部长亲自接待,直到做通工作为止,不过规定实施半年后,医务部部长就再也没有见过此类找上门的病人了”,董老师说。航空总医院“门诊不输液”的举措正在悄然改变着患者的就医观念。

  据航空总医院急诊徐护士介绍,在医院每天4000左右人次的就诊患者中,平均有60人左右需要在急诊输液。采访当天,记者实地来到了急诊输液室,设有17个床位的输液室仅有3位病人。

  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作为一项深入贯彻落实国家卫计委合理用药精神、杜绝医院以药养医的有力举措,航空总医院撤消普通门诊输液室的建制一年来,各项效率指标显著改善:日输液量由原来的门急诊输液300-400人降至急诊输液60-70人,门诊处方抗菌药物使用比例同比下降2.74%,门诊药占比下降6%,急诊输液不良反应病例由去年同期的6例降至1例。

  其实,取消门诊输液之初,医院管理层也颇有争议,不少人面对怒气冲天的患者和个别不配合的医生都曾打过退堂鼓:“不然算了吧,大家都不满意,还影响医院收入,何苦呢?”,然而这一举措的倡导者和决策者——航空总医院院长高国兰教授始终坚持:“即使会流失一些病人,也要做下去”。“因为坚持,我们收到了一张可喜的成绩单:航空总医院门诊量不降反增,2015年3月,门诊量同比增长2.02%。”医务部顾问对记者说。

  由于营造了合理用药的医院文化,并制定了相应制度及对不合理用药现象的处罚措施,航空总医院的医务人员逐渐“变被动为主动”地担当起合理用药的责任,因而医院的急诊输液量并未因“门诊取消输液”而明显上升。那么,这一举措会不会导致大量患者前往周边的社区医院输液?在离航空总医院不远的奥运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输液室,记者看到,几十平方米的房间里稀落的躺着几位输液的老人,一如往昔。

  “我做这件事(取消门诊输液),是把社会效益放在医院效益之上。”高国兰院长说,她始终认为,自己应该尽力去做回归医疗本质的工作。在高院长眼中,医疗的本质是帮助身心出现问题的患者恢复健康。“是帮助而不是替代。”她强调。我们每个人都有免疫力,即使生病了,也有能力和基础去恢复健康,医疗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然而,在国人人均年输液8瓶的国情下,太多并不必要的输液,干扰甚至破坏了身体自身足够强大的机能。“愿健康回归健康,医疗回归医疗。”高院长如是说。

  现代输液治疗是从西方传入我国的,在航空总医院取消门诊输液前,高国兰院长曾前往美国多所一流医院考察访问。“西医输液最初针对的只是抢救病人,至今在国外,很多大医院都没有输液室,这种治疗方式不亚于一个小手术,非常慎重;而在国内,情况恰恰相反,不设门诊输液室的医院少之又少,门诊输液几乎成了中国老百姓的就医习惯。就医观念的不正确,是目前国内抗生素滥用的重要原因之一。”高国兰院长表示,下决心推行这项决策,最根本目的在于进一步规范医疗行为,合理施治。

  在航空总医院,儿科是仅存的保留门诊输液的科室。儿科主任郭素梅告诉记者,尽管没有撤消输液室建制,儿科的门诊输液率依然从24%将至16%。“虽然由于家长的要求和某些偏重病情及病房收容紧张的实际,短期内不能取消儿科门诊输液,但科室定期召开的质控会和宣教活动使儿科医护人员时刻绷紧安全与质量的弦,坚决杜绝抗生素的滥用。”郭素梅说。

  然而,郭主任也表示,国内大的医疗环境依然是造成“家长坚持输液治疗”观念的重要因素,医生们怕漏诊误诊,也为避免与患者发生口角纠纷,迁就病人意见的现象仍然存在。“大部分患儿的家长会尊重医生的意见,不过遇到态度十分坚决的,我们也会妥协”,郭主任说,“现在这种医疗环境,特别是孩子,一生病,后面跟着几个家长,医生更怕出闪失。”

  病人扎堆挂吊瓶,其实是国内非正常医患关系的一个缩影,尽管口服药物副作用小,价格低,优势明显,但现实中仍然不是很多医生和患者首选的治疗方式。“摆脱‘吊瓶大国’的帽子需要医患双方共同的努力”,高国兰院长说,“若不唤回大环境下患者对医生的信任,即使我们不给输液,病人仍然还有别的去处,那样非但改变不了现状,反而还会加重患者的经济和健康负担。”

  记者发现,航空总医院虽然已经先人一步迈出了改变“吊瓶大国”现实的步伐,且行且收效,但凭其一臂之力确实无法撼动整个“吊瓶森林”。惟愿国家卫计委公布的“53种无需输液的疾病清单”能尽快见效,对此,记者将持续予以关注。